NEWS
民办大学
您当前的位置:德州大学网 > 民办大学 >

所以每一个投资人为这家公司留的时间非常多

发表时间:2019-01-19 10:24 阅读:
  很少有互联网公司像美团点评一样,上市的庆功宴上创始人讲了十三四个感谢,却不大谈历史不大谈未来。当大家都在说上市是一个新的起点,但身心停留在上市的喜悦中时,美团点评又出发了。
 
  一家公司上市背后,离不开对自己和资本市场‘本质’的理解。成立 8 年的美团,如何看待上市这个重要节点,怎样塑造属于自己的组织能力?美团所追求的‘真理’是什么,有没有不变的核心竞争力?
 
  在 2019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和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就以上问题展开了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略有删减):
 
  张鹏:很高兴回到这个舞台。在我们的大会上都会有几场‘鹏友说’,‘鹏友说’就是我把我在科技商业圈里的企业家朋友们请过来,在这边敞开心扉地聊一下。
 
  今天这位嘉宾来自美团,相信在座很多人都在用美团,但是这家公司身上有哪些平常看不到的东西,以及更深层的东西呢?能给我们的思考带来什么样的启发呢?
 
  这位嘉宾就是美团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王慧文和王兴并肩作战,他在朋友圈里有一个称呼是金句大师,如果你们加了他微信,你会发现他的每条朋友圈都会让你琢磨琢磨,过去我充分体会了他这个金句大师的作用。
 
  今年我们把他拉到现场。大家没有机会天天看他的朋友圈,今天我们就集中把他的一些思考做一些讨论,通过他看懂美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正在创造什么样的价值。
 
  下面有请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
 
  谈上市
 
  张鹏:首先得恭喜一下你,美团今年完成了上市,上市时我也在现场,当时看到大家都很开心,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王兴敲钟的那一瞬间。我当时在下面拍了一个小视频,因为那个敲钟的动作实在太经典了,大家可以注意看一下王兴当时的那个表情。
 
  你们当时是怎么上了两个人敲钟,有什么战略上的考虑吗?(笑)
 
  王慧文:这个不是战略考虑,当时敲钟之前,投行和我们说港交所有好几种型号的钟,说给我们准备了型号最大的钟,但是型号最大的钟比较重,你如果不用力可能会不响。
 
  然后王兴比较耿直,他就抡圆了敲了一下,感觉像打棒球一样,我也有一点意外怎么会那么响。
 
  张鹏:我觉得你们都挺耿直的。人家都是意思一下,你们是真的‘大力出奇迹’。
 
  当时的氛围让我印象特别深,能感觉到大家很兴奋,但是整个美团上市的进程,尤其到后面的庆功酒会(我今年去了很多港股上市的庆功酒会),你们的酒会开得最不负责任,人家的创始人上去都会说一些感言,我们听了都会有一些情绪波动,王兴上台之后,除了说了十三四个‘感谢’之后,什么也没有说,这个事怎么就潦潦草草地过去了呢?
 
  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你们内部怎么看待上市这个事,这个事怎么弄得这么平静?
 
  王慧文:应该说,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说的。
 
  张鹏:上市还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吗?
 
  王慧文:好像确实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说的,大家都很辛苦,因为时间很赶,拜访了很多投资人、投行和团队,他们都很辛苦,所以就感谢了一下大家。其他公司都会说些什么?
 
  张鹏:人家把未来的梦想、历史的艰难等各种东西连接起来了,感觉你们这个就是这个事办了就办了,然后感谢大家的辛苦,然后就结束了。
 
  组织内部就是这样的心态设定吗?你当时也是这样吗?
 
  王慧文:就像奉子成婚一样,你该办的事都干了,最后走一个流程就可以了。
 
  张鹏:我觉得你们真的很耿直。
 
  回到上市过程上,你也说了很辛苦,时间也很紧。我听说当时机构认购的效果很不错,你参加了整个路演的过程,我看你每走一站放一张照片,穿得很精神。
 
  和这些机构沟通时,你觉得有哪些东西最需要说服它们,或者它们问题集中在什么地方?可以透露一下吗?
 
  王慧文:首先我觉得不能说是‘说服’。
 
  张鹏:沟通。
 
  王慧文:还是要争取做到彼此了解,说服是一个单向动作,就是我要搞定他,但是我们不觉得这是一个说服,应该是一个沟通,不仅要让对方了解我们,反过来我们也需要了解他们,因为了解完了,有时他不买可能对我们和他都是更好的选择;最后有一个环节是给不同的投资人分不同的额度,我们要了解他们,才能判断把额度分给哪些投资人合适,因为有些投资人并不适合你,彼此都不适合。
 
  张鹏:你们怎么判断谁是适合你的投资人?
 
  王慧文:我们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有几个判断的维度比较重要:
 
  第一,这个投资人如果给我们下单,他是基于对我们的了解下单呢?还是基于不了解下的单?其实有一些投资人是因为不了解而下单的,因为像我们这样的额度比较大,对大部分机构来说,他不跟我们沟通的话,他的LP可能会置疑他。
 
  张鹏:如果说不出道理的话。
 
  王慧文:对,所以他们是要跟我们沟通的,所以他们是有压力的,有了压力他们就一定要跟我们沟通,沟通的时候并不见得真的了解了我们,而是因为很多人下单,就像我们散户,在A股市场上股票涨就很容易下单。
 
  所以,他们不见得基于理解而下了单,如果他们不基于理解下单,后续当市场发生一些变化的时候,包括随着我们业务发展,有一些事情跟他们理解不一样的时候,他们就很容易惊慌、拿不住,所以他们就很难长期来判断我们公司要往哪里走,来判断适不适合持有股票。
 
  因为,不同的投资人是有不同的投资策略,比如说有一些投资人,可能我是很短期的投资策略,我赚了钱就跑,有一些投资人说我持有的时间很长,但是我要确保这个公司的经营理念、经营方法跟我的投资策略是匹配的,这个时候即便是短期有波动,有涨也有跌,即便涨了也不跑,跌了也不见得跑,他是看更长的周期。
 
  如果他理解我们的话,就能理解我们将来发生的事情,这是他们是否基于理解我们而下的单。
 
  第二,他们是否接受我们整个公司经营理念和我们定义的业务方案这些事情。
 
  张鹏:当时你们是怎么定义的呢?
 
  王慧文:这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公司有一个地方确实比较有挑战,搞上市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比如说我之前对这‘上市’个事儿的判断是说没多难,因为我们上市只融40亿美金左右,而我们上市之前有一轮融了30亿美金,当时认购额是60亿美金。而且那一轮搞了一段时间就搞定了。
 
  张鹏:而且那个时候60亿排在30亿的量里了。
 
  王慧文:所以,我们觉得上市的过程跟那个难度也就差不多,但是等我们真的去上市的时候,发现这个事情有根本性的区别,区别在哪儿呢?我们在私募融资的时候,每一个投资人投的额度很大,而做私募市场,投资人是需要对公司研究更深入的,所以每一个投资人为这家公司留的时间非常多。
 
  比如说,在之前那一轮投资的时候,会有投资人早上到我们公司来,跟王兴先聊两个小时,然后每一个SVP一个半小时。就是说他早上来了晚上走的时候,他会说这家公司虽然做了这么多业务,但是每一个业务聊下来都是很有逻辑,效率很高,非常清晰。
 
  所以,拆解开来每一个业务看清楚之后他们的接受度很高,理解我们公司,他可以放很多的钱进来。
 
  张鹏:其他公司都是CEO说完就完了,你们是全面的。
 
  王慧文:其他公司不需要那么多人说,因为没有那么多业务,所以这样导致沟通比较完整、深入。但是等着到了上市之后我们才发现,每一家投资人只有1个小时。我们最开始跟他们去沟通的时候发现,我们一个业务还没讲完呢,时间就到了,而且每一个投资人投的额度不多。
 
  所以这就导致沟通的时长,沟通的深度不一样,这会导致如果你按照过去准备一天的方式跟一个投资人沟通的话,你根本就聊不完。你要想怎么抽象、简化自己,使得投资人能大概理解你这家公司。
 
  张鹏:我特别感兴趣,你们最后怎么做到?拿哪些模块完成的?
 
  王慧文:最后总结出来,我们讲了一个‘Food+Platform’——‘吃 + 平台’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意思是说,我的平台并不是一个纯平台,平台上放了很多的业务,比如说,我们的KTV,不是‘吃’,是我们平台上的业务。
 
  所以,我们的逻辑是说,虽然那是业务,但那是我们平台上的业务,这个平台之所以会有,是因为我们做‘吃’积累了那方面的资源和能力,我们只要把‘吃’积累下来的资源和能力放在平台上,把平台化做好,不用太关心每一个业务一时的得失。
 
  我会把我整个业务的表现给你一报表,总结看,我这个业务可能做砸了,那个业务可能做成了,可能就像百度上市的时候,没有人关注百度里面某一个品类的广告商家是怎么投广告的,百度本身就是一个平台。
 
  所以,这样就把很多的非餐饮的业务变成平台跟大家沟通了。
 
  张鹏:大家的重心其实放在了你的源头,以及源头最终持续衍生这件事儿。
 
  王慧文:餐饮是我们建设不同平台业务的驱动力,所以美团很重要的是餐饮,这个定位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如果你定位餐饮的话。
 
  第一,他们特别理解这个行业很大。
 
  第二,他们也理解这个行业其实还处于早期。
 
  张鹏:还在一个进程之中。
 
  王慧文:不是进程,是早期。
 
  第三,他们也理解我们在这个行业的位置还不错。
 
  张鹏:我相信投资人肯定也得问,说以前到我们这边来上市的公司,人家基本都是市场完成垄断了,成为了唯一的巨头,你们在这儿确实有优势,但是战场还没有清扫完,还在战斗中,这个问题肯定人家问过,怎么应对?
 
  王慧文:其实也并不是所有的公司上市的时候战场就清扫完了,这是其一。其二,如果战场都清扫完了,我为什么还需要融资呢?正是因为我还需要资源才来融资,你才对我有价值,我们才彼此需要,这个钱我拿完了之后,我还有增长空间。
 
  因为一个公司和资本市场的关系应该是彼此需求,不是单方的关系,不是我收割你,或者你敲诈我的关系,是我先提我需求的,而你有资源,给了我之后,我给你带来增长。
 
  张鹏:我觉得这个挺好的,以后创业者融资时都这么做。
 
  我理解你说的了,你们和投资人确实有很好的沟通。
 
  我还关心一个事情,这个事未来是长期进程,因为很多公司内部兄弟们一起奋战8年,走到了上市这个节点,但是未来还有更多的征程和更大的东西,甚至说现在刚刚是一个起点。
 
  怎么说服兄弟们继续向前走呢?因为上市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节点,也辛苦了这么多年,你们也不像拼多多3年就上市了,你们干了8年才上市,是怎么做的这个工作呢?

Copyright © 2015-2016 现金博彩网www.dzdxw.net德州大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